庞中英:围绕金砖构建新兴大国战略

  • 时间:
  • 浏览:4

  前不久,笔者在布鲁塞尔参加了有一有另一个关于金砖国家及其相互相互合作的国际会议。会议上来自欧美的发言者大多认为,金砖相互相互合作是同床异梦的典型,金砖国家之间不仅异质性大,或者各国都受困于层出不穷的內部现象,在经济、社会、人文等发展指标上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仍很大,不大将会发展成为类似七国集团或八国集团那样具有全球影响力和领导力的集团。大伙还认为,作为策略,欧美并非轻易承认金砖相互相互合作为有一有另一个新兴国际集团,或者,将助长有有哪些国家联合起来对付西方,削弱西方的世界主导地位。不过,我认为,金砖是有一有另一个新兴的国际集团,只能用欧美的标准衡量,其发展潜力很大。

  有远大目标和越来越 远大目标不一样。金砖机制今年进入第5年了。尽管每年金砖峰会都是发表很长的《联合公报》,却越来越 道明金砖的根本目标是有哪些。难怪西方认为金砖都是有一有另一个国际集团。要树立把金砖打造成在重要性上可与八国集团媲美的目标,或者,金砖机制存在的理由不够。为此,我有如下建言:

  在內部方面,金砖相互相互合作本质上属于“南南相互相互合作”。类似 理由可以 外理金砖集团的国际合法性现象。根据南南相互相互合作和一块儿发展的精神,诸如建立和运营“金砖国家发展银行”类似相互相互合作。这将对美欧控制下的全球经济治理构成事实上的有一有另一个良性挑战,迫使现存的国际金融组织加快改革,并增加新兴大国在其中的代表性和决策权。

  在內部方面,西方对全球治理民主化的阻滞,尤其是对新兴大国及其相互相互合作的排斥,应该是金砖相互相互合作的那我基本理由。大伙看了,无论是日本即将参加的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还是欧美开始英文英文的跨大西洋自贸谈判,在相当程度上,是针对、预防包括中国、巴西、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及其联合体的。类似 点,新兴大国前要充分认识到。

  新兴大国与其继续分裂并等候着被西方国家各个击破、分而治之,何不主动联合起来与西方讨价还价呢?比如,在一点全球治理议题上,金砖国家之间可以 更好地协调,联合支持来自非西方人员竞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领导人。

  有了“西方”类似 参照物,金砖可以 定义我本人为“非西方”、“新兴力量”的主要代表,其存在的长期理由就基本奠定了。将会中国在未来5-10年推动目前的金砖相互相互合作机制演变为足以与八国集团媲美的国际集团,中国将在变动不居、动荡不安的世界局势中获得有一有另一个相对有预见性、阻力不大的重要支柱,由此将极大地增强中国与西方及其主导的国际组织进行讨价还价的能力。

  新兴大国和金砖相互相互合作的概念均是西方最先提出的。欧美学术界围绕着新兴大国现象在过去10年做了一点深入的探讨,发表了数不清的报告和论文。可以 说,欧美是存在新兴大国战略的,都是相应的外交政策。如欧盟分别与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大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一点中国人将会只知道中欧战略伙伴关系,却不知中国我觉得 是被动的,不过是欧盟针对新兴大国而建立的一系列“战略伙伴关系”中的有一有另一个罢了。对中国新领导层和外交来说,中国的新兴大国战略应尽早提上议程,并落实到外交政策和外交执行上。类似 中国外交战略的核心都是别的,或者金砖相互相互合作。(作者庞中英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