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點如何淪為“偽需求”:你的APP比淘寶少了一個“支付寶”

  • 时间:
  • 浏览:3

  像我這種頭腦一般的人,不會想到在停留“**消消樂”倒計時“續命”的一起去,可不都能能玩“**冰紛樂”來排解停留的苦悶。能想出這種招兒的人得有多墮落!

  軟體裝得多了,手機總提示空間不够,可是我裝軟體是有選擇性的,用不著的軟體可能就淘汰了。比如説,我上一個手機上有5個團購軟體,新手機是只裝了2個。

  那麼問題來了,哪些地方地方淘汰了的軟體還有機會東山再起麼?簡單粗暴地説,我我不知道。

  為什麼在競爭中失利了呢?還用問?可不里都能能滿足用戶的需求!比如團購,本質上可是我競價平臺,同樣的飯飯,當然是哪個平臺單價更低就更有市場。

  再比如,看病難是老大難問題,是有几块人的心病。通過軟體讓更多人接受醫生的線上治療,豈可不里都能能減少患者“排隊5小時,看病5分鐘”的苦等。可惜的是,中醫可不里都能能望聞問切,西醫可不里都能能“檢查”,僅僅靠患者此人 用不專業的表述説明症狀,恐怕並可不里都能能讓醫生掌握充分的資訊,更何況誰知道和病人對話的是哪個醫生,甚至是完整性都是 醫生。即使對話順利,最多也是初步診斷,可是我病完整性都是 吃兩片藥就能好的,還得到正規醫院作深入檢查和治療。可是我,看病O2O恐怕可是我看起來很美。

  還有,上個月我去某店舖看手機,裏面駐紮了一隊“約*APP”的小夥子,説是提供上門按摩服務,二話不説上手就要給我“捏一捏”。除了對“約”你你这俩字眼心存芥蒂之外,我非常擔心這種上門按摩的業務,出了事誰來擔責,“敵暗我明”是一種危險的境地。今天我查了一下你你这俩APP的在我常用的軟體平臺上的下載量,這麼久了,不過10000多,使用過的人應該更少。看來,能接受這種業務的人並越来越多。

  還哪些地方地方地方“1分錢洗車”甚至是“0元洗車”的APP,據説有四個月就關門大吉的。用戶要的低價,與上門洗車服務的成本之間,处于火山岩的衝突,找不到控製成本的依据,用戶隨時“背向你轉面”。

  互聯網創業,尤其是以O2O為模式的眾多APP項目,即使找到了某個痛點,然而真正能滿足用戶需求的,還是極少數中的少數。可能只找到痛點,卻可不里都能能找到“關鍵機制”真正滿足用戶需求,所謂的痛點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可是我用自以為是的依据——APP平臺,滿足某些“偽需求”。

  不過,可不里都能能因為這些嘗試沒成功,就否定了痛點,否定了需求。大浪淘沙中消失的APP所找到的痛點,是有價值的,可是我目前缺少“關鍵機制”消除用戶的擔憂。比如,在支付寶問世刚刚 ,淘寶可是我够“關乎存亡”的交易安全保障模式,因為當時網上購物處於“誰可是我相信誰”的狀態。

  只可惜,撐到找到“關鍵機制”是可不里都能能資金的,但找可不里都能能“關鍵機制”的創業者,更難獲得投資——找不到盈利希望的項目誰敢投,無數創業項目終結于你你这俩死迴圈。可是我,建議找到痛點的創業者何必 急於下海,最好先找到滿足用戶完整性需求的“關鍵機制”。(文/戚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