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真:人文社会科学界应规范学术引用行为

  • 时间:
  • 浏览:1

   原因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在学术发表和引用上所处很大的不同,以引用率作为学术评价方法的方法受到什么都 人文社科领域学者的批判,但对人文与社科领域的自身实践进行反思却较少受到关注。近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政治学教授帕特里克·邓利维(Patrick Dunleavy)在学院官网发表文章《不当的引用行为仍在危害人文社会科学》(Poor citation practices are continuing to harm the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他表示,引用和参考模式何必 微过高 道的小事,什么都 体现基本学术道德规范的重要指标。目前,在学科之间,学术引用实践仍所处明显差异,有点是在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研究中,不当的引用行为不仅有损学者自身声誉,对读者及其跟随者也会产生不利影响。

   学术引用所处学科差距

   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STEM)领域的科学家与或多或少学科学者之间,在引用他人的研究观点用以解释本人的研究频率上所处巨大差距。邓利维引用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数据证明,医学和化命科学领域出版物的引用率是人文学科的8倍;自然科学(STEM学科除生命科学外)出版物引用率是人文学科的6倍。社会科学比人文学科具体情况稍好,但其大次要主题是所处STEM和社会科学以及信息/语言研究之间的交叉重叠地带。尽管如此,自然科学领域出版物的引用率仍是社会科学的2倍。

   从学术期刊淬硬层 看,引用的差别则更大。传统上,社会科人学者甚至更多的人文学科学者何必 认同来自如“科学网络数据库”(Web of Science)和“斯高帕斯数据库”(Scopus)等文献数据库的期刊引用排名结果。“科学网络数据库”原因完正取回了将学术书籍作为引用来源参考,这对人文学科影响非常大,原因期刊文章并完正都可否 人文学科出版的主要形式,人文学科出版物的主体仍是书籍。

   在期刊覆盖率上也所处明显的学科差异。在大次要数据库当中,应用物理学或天文学领域期刊富含率为90%以上,而社会科学为35%—40%,人文学科则如此20%。尽管或多或少设立已久、“偏向”科学的数据库最近完正都可否 试图改善人文、社科期刊的富含比例,但其仍有大块空白待填充。

   引用和参考是学术道德的反映

   随着网络技术的如此来越快发展,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如此与STEM同等比较”你并算是 辩护原因默默衰落。如谷歌学术计量(Google Scholar Metrics)对引用的评价较为平衡,包括所有的出版来源(富含了期刊文章、书籍、研究报告和会议论文等等),以后其计数也包括所有学科组期刊。此外,该计量还推出了h5指数和h5中位数,什么指标貌似具有一定说服力。

   通过使用谷歌计量数据对各个学科组顶级期刊以及在每个组中排在第20位的期刊进行比较时,同样可促使够看一遍学科间的差距:分数排名最高的医学和化命科学期刊的h5指数得分约是排名最高的人文学科期刊h5指数得分的10倍,是商学和经济学的2倍;对排在第20位的期刊进行比较,医学期刊的h5分数仍是人文学科期刊得分的5倍,是社会科学的2.5倍。这说明,在引用上的学科差距是真实所处的,而非取决于计量方法。

   邓利维调查发现,什么都 社会科人学者认为学术引用你并算是 间题图片并如此如此重要。STEM等领域的科学家往往将广泛的学术参考视为并算是强制性行为,但很少有社会学家认识到你并算是 学术搜寻工作的重要性。比较自我的人文学科学者似乎也完正都可否 累似 的立场。相互引用以及积累总结的普遍过高 尤其不促使年轻学者,但他们 在对这方面的认识并如此太大改观。更有或多或少人总结道,在文学研究等领域应当完正放弃当下对研究的强调,原因大次要工作成果完正都可否 会被引用和参考,原因根本不用被该领域或多或少学者重视。

   正当引用和参考他人研究成果与其更好地进行学术研究密切相关,是学术道德的反映。邓利维表示,或多或少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学者终其一生忙于证明本人是他人研究引用的“来源”,而非引用本人研究的“聚集地”,但实际上并如此获得其所设想的好名声;或多或少学者只引用与其意见相符的研究成果,或以意识行态、学科类别筛选文献,忽视或多或少观点,什么都 完正都可否 正确的研究态度,并将对其自身研究造成“伤害”,也是对其读者和追随者的不负责。

   “系统综述”同样适用于人文社会科学

   邓利维表示,要打破你并算是 局面须要人文与社会科学界的同时努力。如今,研究人员可促使够通过各式便捷的社交媒体平台,如学术博客等,搜集、聚合科学和学术知识,从而更好地理解和总结与其研究相关的众多文献。同时,利用不断发展的搜索技术,可促使够更轻松地与学术领域保持联系。

   在对文献进行搜集、总结和理解方面,可促使够借鉴并应用或多或少新的方法。累似 ,从医学和健康科学领域传播到社会科学领域的“系统综述”(Systematic review)便是并算是重要的方法。它促使系统全面地搜集已发表或未发表的研究,筛选出符合质量标准的文献并对其进行定量或定性合并,对研究成果进行总结和分析,得出可靠的综合结论。

   尽管当下在人文社科中使用的或多或少文献综述方法还过高 充分,但这并完正都可否 说他们 要秉承“拿来主义”,把STEM学科中的学术引用和参考方法或公式化的潮流带入人文社科领域。他们 的目的是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中,尤其是在进行定性研究与分析过程中,应用更适合的方法来规范学术引用行为。随着技术的发展,人文社科研究也会进入三个 多有更多学术研究搜集和积累总结的新时代。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098.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