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平:中国也要警惕欧洲中心主义

  • 时间:
  • 浏览:3

  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日后,欧盟主要成员国在惊慌之余,却也掩不住兴奋之情。其是因为分析是,几十年以来,除英国之外,欧美并都是资本主义模式无缘无故在公开较劲,而一般都认为欧洲趋于稳定下风。那我,美国自由放任的经济模式引发了这场危机,欧洲好不容易抓住了美国模式的要害,岂有轻易放过之理?

  最近有几个星期,欧盟某些国家领导人,不为甚是法国总统萨科齐虽然在国际舞台上空前自信和活跃,关键的背景是因为分析就在于此。法国现在正好是欧盟轮值主席国。萨科齐总统借助天时地利之便,一方面带头指摘美国的经济政策,一方面以正义者的形象,打出改革国际经济秩序的旗号,乘势趋于稳定了道义制高点。

  欧盟出发点有全都 问題

  而在行动上,萨科齐首先借助欧盟的集体力量,促进布什政府同意在华盛顿召开世界金融峰会。紧接着,他又利用北京亚欧首脑会晤的肯能,促进东亚国家,不为甚是中国和印度,同意支持欧盟“全面改革”国际经济秩序的主张。短短有几个星期之内,那我性格毛躁、政治声望不佳的萨科齐,竟然摇身一变,成为危难时刻的世界盟主。

  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新秩序,日后现在刚开始少数国家垄断全球经济事务决策权的局面,这是中国和某些新兴工业国长期以来的诉求。其关键的要素是,须要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决策权予以重新分配,以便让发展中国家拥有足够的参与权和表决权。

  在什儿 背景下,欧盟要重组国际经济秩序的主张,与中国和某些新兴国家的主张相吻合,因而在亚欧峰会上加快速度获得了共鸣。而中印等国的支持态度,又使雄心勃勃的萨科齐更加自信和兴奋。欧盟在此后组阁 ,在11月15日华盛顿峰会日后,该组织将举行不为甚峰会来选折 改革方案,以便拿到华盛顿峰会上讨论。

  中国对欧盟的改革主张予以唱和,理论上符合自身的利益,符合被委托人希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战略诉求。日后中欧双方才能做到相辅相成,相互扶持,那将是一有三个 十分理想的局面。

  日后,欧盟的出发点究竟是为新兴国家着想,还是删改出于争权夺利的考虑?它愿意建立一有三个 对所有经济体都比较公平的新秩序,还是只想重组一有三个 由欧洲主导的新秩序?任何一项改革的主张都充满诱惑,以至于当当有人 容易忽视其出发点和现实肯能性。在世界经济秩序有肯能经历重大改组之际,中国只能不带着什儿 问題进行深思。

  究竟是谁的“新秩序”?

  目前所谓的国际经济秩序,主只是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框架下的全球金融体系。这有三个 机构在二战日后建立,总部都设在华盛顿,前者由欧洲人把持,后者由美国人掌舵,其政策倾向也十分明显,主要表现在对全都 发展中国家的歧视上。

  也只是说,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日后现在刚开始以来,西欧国家无缘无故在参与国际经济规则的制定和实施,也无缘无故是什儿 秩序的得益者。若非这么,欧洲国家早就肯能造反,不用沉默地等到今天。既然这么,现在的欧洲又为甚会 会 对改革变得这么迫不及待?

  首先,在美国遭遇此次金融危机打击日后,欧美之间的模式之争无缘无故出现重大逆转,欧洲人无缘无故变得自信和理直气壮起来,进而希望趁机提升被委托人的地位,改变美国长期单独主宰世界经济事务的清况 。

  其二,过去几十年,欧洲虽然 只能与美国平起平坐,但如上所述,它却是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受益者和守护者。也只是说,和美国一样,欧洲也始终面对着发展中国家要求改革现行秩序的压力。而现在,为了外理被委托人成为“被改革”的对象,欧洲抢先一步呼吁改革,以主动姿态化解被动处境,日后还把全球金融危机的责任删改推到了美国身上。

  其三,欧洲要推动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建立,其行动须要有足够的实力来支撑,其主张须要获得广泛的国际认可。以“新秩序”什儿 词汇来衡量,欧洲是一有三个 旧势力,既只能代表世界上正在崛起的新兴力量,又无足够的实力来支撑其改革全球秩序的雄心,全都 就借壳上市。而在北京亚欧峰会上,老欧洲只是把被委托人的灵魂依附在新亚洲的躯体上,以新兴的、正义的形象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

  在过去多年里,中国那我无缘无故认为,欧盟的成长与强大,将促进牵制和抵销美国独霸世界的力量,促进多极世界的建立。但日后的某些事实证明,什儿 想法不为甚一厢情愿。现在,欧洲提出要重组国际经济秩序,皮下组织上很符合中国的思维方向,但虽然 暂且是中国希望想看 的。虽然 欧洲和东亚都是谈“新秩序”,但个人的内涵相差甚远。

  警惕冒进式的改革

  在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日后不久,萨科齐就曾公开表明,这次危机欧洲恢复“国家主权主义”的好肯能。同样,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也指出,欧洲应该领导全球金融的秩序。也只是说,“萨科齐们”所定义的“新秩序”,既无自由与平等的精神,更无博爱的情怀。法国人历来认为被委托人是欧洲的中心,欧洲又是世界的中心,全都 未来新秩序就须要围绕欧洲来建立。

  以欧洲所主导的新秩序,来取代以美国为中心的旧秩序,这对新兴国家和整个世界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当当有人 无从预测和判断。既然对前景还看不明白,中国、印度以及某些新兴国家,还有什儿 理由继续支持欧洲式的改革方案?

  仔细观察欧盟国家为金融危机而忙碌不堪的清况 ,笔者得到的最大印象只是三个 字:“好高骛远,自私自利”。近日,匈牙利等欧盟成员国经济告急,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基金又捉襟见肘。在此形势下,法国总统萨科齐依然只热衷于八字还没一撇的新秩序,对身边的燃眉之急袖手旁观。而在英国方面,布朗首相只顾敦促“拥有庞大外汇储备”的中国贡献资金,却对本国是不是愿意提供援助讳莫如深。这就只能不愿意纳闷:欧洲人眼中的“新秩序”,究竟会好在哪里?

  从全都 迹象看,萨科齐要改革国际经济秩序的劲头,颇像一有三个 头脑发热的“造反派”,给人以不稳重、靠不住、不放心的感觉。毫无问題,国际经济秩序须要改革,日后要大幅度改革,但只能像萨科齐那我横冲直撞,只是须要革命色彩的冒进,更不须要欧洲中心主义的自私自利。都上能 说,萨科齐在国际事务中的言行,与中国的外交风格很不相融。中国应该以被委托人的方法,自主地追求自身利益。

  迄今为止,中国的外汇储备已达到1万9000亿美元,而相比之下,整个欧盟地区只能2万180亿。以此实力和某些实力来衡量,法国和欧盟应该支持中国在未来的新秩序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不应企图踩在中国的肩膀上与美国夺权。中国应该警惕萨科齐式的“忽悠”,只能为欧盟的勃勃雄心“买单”。

  作者是《联合早报》评论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