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龙:克服“碎片化” 回归总体史

  • 时间:
  • 浏览:2

行龙:克服“碎片化” 回归总体史的相关文章

行龙:克服“碎片化” 回归总体史

历史研究中的“碎片化”间题可能引起了学界的关注,而社会史更被人认为是“碎片化”表现突出的领域。针对怎么能能克服碎片化的间题,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假如大伙儿儿儿儿‘保持总体化的眼光’,进行多学科的交流对话,勇于和善于在具体研究中运用整体的、普遍联系的唯物史观,再小的研究题目,再小的区域研究可是我要再被人讥讽为‘碎片化’。”[1]这就   更多...

和静钧:巴尔干加速碎片化

[题记] 黑山的独立开创了以公投割裂国家关联的模式,这对目前前途不明的科索沃分离势力是个鼓励信号。现在,塞尔维亚北部地方也在打算利用公投之器达到独立之目的,而微型国家黑山北部靠近塞尔维亚的几条小城镇也在威胁要并入塞尔维亚。5月21日,塞尔维亚伸进亚得里亚海的腿终于被截断,它的最坚定盟友黑山在当天举行的公投涵盖超过55%   更多...

韩志明:公民抗争行动与治理体系的碎片化

当前中国正存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又存在社会矛盾的凸显期。曾几了吗,一句“大闹大除理,小闹小除理,不闹不除理”①的俗话横空出世,深入人心。各种各样的社会公共事件或群体性事件等,似乎后能 为检验这句话的有效性提供新的注脚。而这也似乎可能被有有哪些向社会和政府提出要求的人奉为金科玉律,比如,有统计数据显示,企图通过群体   更多...

王锡锌:当代行政的“民主赤字”及其克服

行政活动的政治化、国家行政的社会化、行政立法的少量兴起以及贸易、投资管制的国际化等,使原有的行政法治模式为行政活动提供民主正当性的能力日益匮乏,从而造成了行政的民主赤字。克服民主赤字时需四种 使行政过程得以自我合法化的多元主义进路,即参与式治理模式。   更多...

徐友渔:克服恐惧也是爱国

1987年,我去前南斯拉夫开有三个国际学术会议。在贝尔格莱德游览,颇感不便,可能当地能用外语交流的人很少。但我运气太好,有有三个很有风度的老人主动与我搭讪,并引领我走了半个贝尔格莱德。老人家辛劳了半天,我得表示感谢。我请他随我到宾馆,邀请他到我的房间喝咖啡,但老人老会 变得很恐惧,坚决不肯,可是我 左顾右盼,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   更多...

王东:世界经济“危机化”与“碎片化”

趋势实体经济不振和消费低迷仍将是美国难以走出的困局,一并失业状况要想从根本上得到改善目前还十分困难,为此美国时需继续维持较长一段时期刺激经济的极度宽松货币政策,甚至只有排除推出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来刺激经济的可能。2012年匆匆转眼即逝,回顾一年来世界经济经历的坎坷历程,你时需不免或多或少失望和困惑,对前景的展望也难以乐观。2   更多...

有三个“碎片化”的国家

美国前国务卿布热津斯基把乌克兰视为亚欧大陆地缘政治的支轴。然而,自从1991年苏联解体后,尽管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具备成为世界关注焦点的几乎所有偏离 ,但它们还是渐渐淡出世界舆论的视野,只有在美俄存在地缘政治的争吵时,大伙儿儿儿才老会 想起它们,尤其是乌克兰———惟一不能让俄罗斯与欧洲产生距离感的国家。可能后能 1004年总统大选的乱   更多...

郑永年:“顶层设计”克服中国改革的既得利益

对任何国家来说,不管是民主的还是非民主的,集权的还是分权的,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后能 一件困难的事情。不过,不改则退,而退是这样出路的。近来中东和北非的政权动荡,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印度尼西亚苏哈多政权的解体等等,无一不说明四种 简单道理。有有哪些国家尽管后能 过相当辉煌的建设成就,但匮乏政治改革,政权基础并非牢靠。任何   更多...

杨国成:海德格尔克服形而上学的路标

思想也是四种 行动。——海德格尔,《形而上专学 有哪些》后记《路标》是海德格尔晚年(1967)自编的论文集之一,意在让读者对一根绳子 道路有所体察,这条路既敞开又隐蔽,只在途中向思想显露;这是一根绳子 通向思想之实情的规定的道路。间题是,有哪些东西作为规定性的实情推动思者——仿佛从眼前 战胜了思者——走向四种 实情?后能 别的,正是在“本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