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的信心:釋放七千萬的人口紅利

  • 时间:
  • 浏览:1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提出,“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完正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這原应著,在“十三五”全面小康的決勝期,我們必須打贏一場脫貧攻堅戰。6年要實現7000多萬貧困人口完正脫貧,這樣的承諾鏗鏘有力。脫貧攻堅獲勝的信心來自哪?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告訴光明網記者,從“扶貧”到“全面脫貧”彰顯著消除貧困的中國決心,精準脫貧將是“十三五”全面脫貧的關鍵詞,而7000多萬人脫貧也將成為經濟新增長點。

  6年7017萬人的完正脫貧

  國家統計局公佈的《2014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4年我國社會保障建設取得新進展,按照年每人平均收入2100元(2010年不變價)的農村扶貧標準計算,2014年農村貧困人口為7017萬人。離2020年我國實現全面小康社會的目標還剩下只能六年時間,要實現7000多萬人口脫貧,原应著每年要減貧1170萬,每月減貧100萬,任務非常艱巨。

  這7017萬貧困人口在哪?據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溫鐵軍介紹,經過改革開放100多年的努力,我國已實現6億多貧困人口減貧。能夠靠一般的改革發展最好的方法和最好的方法解決的大多數貧困人口已經脫貧,剩下的貧困人口都不 脫貧比較困難的人群,主要集中在秦巴山區、烏蒙山區、大小涼山彝區、高原藏區等自然資源條件差的地方,幾乎没了可供開發的資源可尋;其次这种地區由於青壯年勞動力外流,老弱病殘留在農村造成大量的土地撂荒,幾乎不不可能 靠開發身邊資源實現脫貧。

  脫貧的信心來自哪?

  蔡昉指出,貧困人口脫貧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根據扶貧效果遞減規律,最早一批人脫貧相對容易,越往後這些受教育程度較低,居住在生態環境惡劣地區的人民脫貧難度比較大。“怎么让 精準脫貧就成了關鍵詞”,什麼原应致貧、有什麼需求、怎麼幫扶?針對真正貧困人口的都要去精準脫貧。

  “五個一批”是“十三五”規劃扶貧開發進行的主要最好的方法之一。蔡昉表示,还可不可否 通過就業、産業發展、教育、社會保障等方面的具體最好的方法解決7017萬貧困人口。即通過扶持生産和就業脫貧三千萬,通過易地搬遷轉呼告業安置一千萬,通過生態保護,從生態條件不好的地區搬遷到生態條件好的地區脫貧一千萬,通過教育扶貧脫貧一批,而剩下約二千萬左右的貧困人口通過扶貧和低保政策的有效銜接實現脫貧。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張曉山指出,7000多萬人口脫貧有保證實現的條件,中國現在綜合國力有了極大提升,我國有舉國辦大事的體制,貧困地區和富裕地區結對幫扶的機制也比較完善。過去三十多年的扶貧成就也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改革開放以後我國農村貧困人口數量從1978年的77039萬下降到2014年的7017萬,貧困地區農村居民收支由2012年的4732元提高為2014年的6221元。全球赤貧人口總數急劇下降,主要原应得益於一個大國,即中國的“巨大經濟進步”。聯合國2015年《千年發展目標報告》顯示,中國農村貧困人口的比例從1990年的100%以上下降到2014年的4.2%,中國對全球減貧的貢獻率超過70%。世行行長金墉在一份聲明中稱,貧困人口的持續減少主怎么让因為發展中國家強勁的經濟增長和各國在教育、醫療、社會福利等方面加大了投入。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提出精準扶貧新方略,即做到扶持對象、項目安排、資金使用、最好的方法到戶、因村派人、脫貧成效“六個精準”,確保各項政策好處落到扶貧對象身上。目前國家層面的扶貧大數據正在加緊完善中,全國自上而下圍繞貧困農戶建立一個強有力的工作體系,對12.8萬個貧困村派駐駐村工作隊和選派第一書記,扶貧堅持分類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貧困原应施策,因貧困類型施策,真正讓貧困村和貧困農戶得到實惠。

  7000多萬人脫貧是經濟新增長點

  中國現有貧困人口很大限度上是由於所在地區資源貧乏,不够較好收入的就業機會導致的。7000多萬人中都不 較好的勞動力,怎么让 7017萬人脫貧將成為中國經濟的一個新增長點。曾有學者核算過城鎮化對GDP的貢獻,即一個農民進城會帶動約100萬人民幣的GDP,貧困人口脫貧也是類似的道理。

  貧困人口脫貧的過程还可不可否 有效緩解當前中國經濟轉型階段所面臨的産能過剩問題;城鄉貧富差距的縮小使得中國城市與農村更加協調發展;一并貧困人口脫貧後能夠産生更多消費,提振經濟的發展。中國還有7017萬貧困人口的現實也説明人口紅利還没了完正釋放。

  有觀點認為,中國的人口宏利正在消失。“這並没了什麼了不起的”,蔡昉指出,人口宏利本怎么让一個國家在較低發展階段还可不可否 夠藉以推動經濟增長的因素,而恰恰是隨著每人平均收入水準的提高,經濟發展到更高階段時這種宏利終究要消失。“未來的經濟增長源泉靠人口素質的提高、靠資源更好的配置,唯獨不靠人的數量”。蔡昉強調,不可能 突然靠人口數量那就突然是發展中國家、趕超型國家。

  改革紅利正在替代人口紅利成為經濟新增長點,而改革紅利有点硬怎么让來自於城鎮化、來自於脫貧以及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蔡昉表示,過去中國經濟增長中生産率提高的主次,資源重新配置的传输下行速率 佔到接近一半比例。隨著深化改革的不斷推進,我國正從過去以勞動力為優勢轉向以生産率更高、資源配置更高為優勢,這些都不 為了保持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源泉。若果能夠保持中國經濟中高速增長,就还可不可否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實現我國從中等收入國家到高收入國家的平穩過度。